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再度开战(1 / 2)

破梦者 许大本事 4514 字 6天前

离火的嘴角一抽,整个面孔都显得扭曲起来,那是一种集愤恨、羞辱、恼怒和痛苦的混合情绪,但是只持续了片刻便又恢复到了平常那种玩世不恭的状态。

“你就真没什么话说么?”离云的眼中充满了失望的情绪,但仍不甘心,希望自家兄弟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当口幡然悔悟。

然而离火撇撇嘴,又伸了个懒腰,一翻身将后脊梁晾给了离云,居然就睡了。

离云叹了口气,也不再啰嗦,跳上云朵离去。今日少年宫主其实已经很给他面子了,在全岛都极为紧张的状态下,依然腾出时间来翠微峰,他再在此处耽搁便不像话了。

环形山主峰广场上,少年正在几位长老的陪同下推演‘五行夺命阵’,五十名身着相同黑色常服的高阶神能者分成了十个组在演练阵法,衣服右胸上依然有五殿各自的徽标,自己人之间非常容易辨认。

头顶上偶有轰隆声响传来,十分恼人,但基本上已经是零零星星的,适才少年趁着联军一拥而上之际,突然催动‘天罡五行垒甲’,他的速度要比三枚圣火催发快了不知道多少倍,几乎毫无征兆,一口气烧杀近千人,逼的联军连续后退。

东方瑞清被气的七窍生烟也无计可施,只好玩儿起了无赖,派小股人马不断的侵袭骚扰,对已经千疮百孔的防御大阵进行慢慢的蚕食。

刚才那一击惊天动地,少年刚刚恢复起来的气海再度枯竭,只能强打精神与长老们参研阵法,好使五十名精锐尽快成为继五行垒甲之后的‘尖刀’。

少年的时间十分宝贵,实在撑不住了便盘膝坐在地上冥想或者假寐,很快就能睡着,几位长老实在不忍惊扰,但遇到卡壳的问题又不得不将少年唤醒,如此反复,一直折腾到第二日天明,整个阵法的演化算是初步厘清。

众人如释重负,少年却又去睡觉了,睡觉便能恢复体力和气海,这是他在两次淬体、外加得到圣灵与地火火灵的传承之后额外拥有的裨益,这一觉直睡到次日日上三竿。

少年自然又是被祁长老推醒的,这回老头子面容憔悴,双目布满血丝,红的吓人,而且慌慌张张,丝毫没有一殿之长老的那种应有的威严和气势,“阵门破了,宫主赶紧拿主意!”

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少年一惊,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“还能什么情况?全岛神能者都在阵门处阻击联军冲入,但东方瑞清那厮太嚣张,金长老重伤,青桐也死了。”

阵门被破,五行垒甲应该有反应,他怎地丝毫没有察觉?难道是睡得太死了?少年没工夫考虑,冲出房门,一跺脚冲入高空。

阵门处喊杀声震天,乌央乌央的全是人影,不时有大神能爆发后的光芒闪烁,五行岛几乎所有的神能者都集中在阵门处亩许见方的狭窄空间,这便犯了兵家大忌,若是敌方有天尊级别强者存在,一个大神能便会死伤一片,现在能依托残存的阵门抵挡,但等一会便不是这种情况了。

少年虽急,但并不盲目,在阵门附近飞速的转了一圈,不但发现了这个危险,而且也找到了五行垒甲没有反应的原因,联军居然用了不在五火之列的假火迷惑五行垒甲的警觉性。

假火又称为杂火,并非天地间的自然之火,其一便是神能者引动灵力诱发的火焰,与人间之火仍有很大区别,勉强算的上是无根之火的一种,同样具有高温、焚烧的效果,再辅以器具,自然就迷惑了五行垒甲,想出这一招的人,头脑倒是非常活泛。

但这难不住少年,他找来赊长老,快速聚拢那五十名精锐,情况比想象中好,这五十人在混战中竟然只折损了一人,少年向赊长老面授计议,后者带领精锐们迅速离去。

少年又唤来已经焦头烂额的离云,下令让所有岛众后撤,撤的越远越好,尽管放人进来。

离云瞪着眼,以为少年在说疯话,任由联军如潮水般涌入,五行岛就完了,即便你有五行垒甲,也不可能一次性杀掉那么多神兵神将,况且其中还有不少尊神级强者,甚至东方瑞清亦可能出现。

“时机不等人,快快传令,否则唯你试问!”少年大喝,他极少与人发火,但在此刻却也难以控制情绪了,恰在此时,一个巨大的黑影凌空扑下,少年仰头看得真切,却是一名身材极为高大魁梧的人,红脸棕发,不是吾炬又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