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送别(1 / 2)

诺依紧张的看着港口,直到确定事情正如罗凡所说的那样,库赞没有对罗宾下手,反而准备送她离开后,诺依才算彻底放下了心。

诺依是放心了,罗凡却有了一个新的想法,既然之前已经在库赞面前露脸了,那就没必要再躲着他了。

于是罗凡抱着诺依扇动翅膀飞到了库赞面前,略带调侃的问道:“库赞先生,你身为海军中将却要放过奥哈拉的学者,这恐怕不太合适吧?”

库赞看到从天而降的罗凡神情有些无奈,但他还是很硬气的回答道:“这个小女孩只是普通人,并不是什么学者。”

“放过普通人也不对吧?刚才萨卡斯基可是连同那艘载有平民的避难船都一起摧毁了。”

库赞闻言脸色一寒:“我也没想到萨卡斯基会做到这种程度。”

“看来中将先生你也觉得萨卡斯基做错了。”罗凡笑着问道。

“无论萨卡斯基的所作所为正义与否,都与你这个海贼无关。”库赞冷冷的回答道。

“是与我无关,但与你有关,也跟这个小女孩有关,妮可.罗宾可是奥哈拉唯一的幸存者,同时也是学者,还精通古代文字,中将先生你放她走就意味着奥哈拉的牺牲白费了。”

“那又如何?我说过了,我并不是她的恩人,如果她作恶的话,第一个逮捕她的就会是我。”

“看来中将先生已经想好了,那么我就不多说了,不过最后我想请中将先生思考一个问题:

如果有一天奥哈拉的悲剧在次发生,你会怎么做呢?”说完罗凡抱着诺依,扇动翅膀飞到了罗宾的船上。

罗宾看到两只突然上船的小猫有些不知所措。

罗凡则是冲库赞挥了挥手,然后用雷电推动小船驶离了港口。

库赞看着远去小船的长叹了一口气,罗凡最后的那个问题,他今天已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了,但却始终都没有结果。

说实话,海军对于奥哈拉发动屠魔令,库赞是有些地抵触的,不然他也不会在一开始就想着拖延时间,寻找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库赞可以接受抹除那些触碰了世界政府底线的学者,但他接受不了因为学者的错误而让一整座岛屿的人陪葬。

特别是今天萨卡斯基攻击避难船的举动,更让库赞觉得无奈和愤怒,但他却没什么办法,没办法去改变,确切的说是不知道怎么改变。

如果此时的罗凡知道库赞陷入了这样的纠结中,一定会高兴的笑出声来。

他在最后问库赞的那个问题就是想在库赞的心里埋下一颗钉子,只要他一想起奥哈拉的事,就会想起罗凡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,现在可能不会起到什么作用,但有一天库赞和萨卡斯基在理念上发生冲突时,这个问题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个,你们为什么要来我的船上?”

罗宾的问题打断了罗凡的思绪,罗凡刚要回答,诺依就先一步变回了人类的形态,摸了摸罗宾的头说道:“我们是为了保护你才来的,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们就会离开。”

罗宾闻言眼前一亮,她抓住诺依的说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我不要你们保护我,我妈妈还在岛上,可不可以救救她?”

诺依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说道:“今天的奥哈拉除了你,不会再有人幸存了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听到诺依的话,罗宾的眼神又一次暗淡下来,她松开手,抱着自己的膝盖,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发出了和萨乌罗一样古怪的笑声。

诺依的眼眶也红了,她变回了猫的形态,凑到了罗凡身边。

小船在罗凡的帮助下,很快就离开了海军的火力覆盖范围。

诺依和罗宾简单做了个告别,罗凡就抱起她飞回了奥哈拉。

罗凡回到奥哈拉的目的很简单,他要保证猫猫军团的安全。